动态资讯News
你的位置:海口秀英明新聚网络科技工作室 > 动态资讯News > 天润科技IPO遭监管揭穿毛利率“优势”假象 问询环节乍现“漏答题”拷问信披质量
天润科技IPO遭监管揭穿毛利率“优势”假象 问询环节乍现“漏答题”拷问信披质量
发布日期:2022-08-08 04:23    点击次数:97

一些毛利率假象和信披瑕疵正在出现于部分北交所的IPO项目。

2月24日,北交所官网披露了天润科技(430564.NQ)的二轮审核审核问询回复文件。

在此次问询中,北交所主要就天润科技毛利率变动趋势等问题提出质疑,而作为天润科技保荐机构的开源证券,其执业质量则是直接被北交所点名,其中包括在首轮问询中遗漏答题、信息披露存在明显错误等。

作为一家地理信息服务企业,天润科技主营业务包括遥感与测绘地理信息数据和空间信息系统开发应用集成服务。

天润科技此次预计募集1.04亿元用于“空间信息智能化生产服务体系建设项目”和“三维空间信息智慧化应用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相比于报告期前两年发展平平的业绩,2020年天润科技的营收和净利润可谓是“突飞猛进”。

招股书显示,天润科技2020年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3亿元和0.29亿元,两项指标分别同比增长了46.31%、95.67%。

这其中的一大原因便是天润科技将市场转向以西北地区为主。2018年至2020年,西北地区为天润科技带来的营收分别为0.30亿元、0.41亿元和1.22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33.57%、34.42%和70.26%。

在新市场开拓的背后,天润科技的核心业务——遥感与测绘地理信息数据服务毛利率高于同业可比公司的“虚高”问题似乎在问询下正在褪去包装的色彩。

毛利率“优势”遭揭底

作为一家空间信息技术服务解决方案供应商,天润科技主要是为客户提供遥感与测绘地理信息数据和空间信息系统开发应用集成服务。

其中,天润科技超五成收入来自遥感与测绘地理信息数据服务。

招股书显示,遥感与测绘地理信息数据服务从2018年至2020年为天润科技带来的收入分别为0.67亿元、0.80亿元和1.03亿元,占当期收入比重分别为75.59%、67.63%和59.71%。

从招股书的披露来看,天润科技的遥感与测绘地理信息数据服务业务的毛利率也是远高于同业可比公司,具有较强的成本优势。

天润科技以测绘股份(300826.SZ)、正元地信(688509.SH)在内等共计8家公司作为同业可比公司——2018年至2020年,这8家公司历年的平均毛利率分别为33.70%、32.48%和31.50%。

相比之下,2018年至2020年,天润科技的毛利率分别为34.70%、34.74%和34.80%。这意味着其毛利率不仅高于同业,而且还呈现上升趋势。

但是这一优势却在交易所的二轮问询下“显出原形”——交易所在问询中发现,天润科技的毛利率变动趋势存在异常。

“请发行人结合项目定价、外协采购与雇佣员工的成本差异情况、成本优势情况、区域市场竞争情况、发行人竞争优势等情况,说明在外购服务占比显著提高的情况下,毛利率变动趋势与可比公司及同行业平均水平变动趋势不一致的合理性。”交易所指出。

而据天润科技的解释,部分作为“同业可比”样本的公司较低的毛利率, 叶问3推荐网址背后竟有着业务转型、或收入确认方式调整等财务原因,而这也让该类公司“同业可比”的合理性大打折扣。

例如测绘股份的毛利率下降与其传统测绘业务占比降低有关,而建通测绘则出现了收入确认会计政策的调整。

“主要因为测绘股份和建通测绘的毛利率呈持续下降趋势,根据其公开资料披露,测绘股份由于业务重心逐步转向地理信息系统集成与服务业务,同时传统形式的测绘服务业务逐步向数据化、信息系统集成化升级,测绘业务占公司各期收入比重降低,导致测绘业务毛利率持续下降;建通测绘2019年由于市场竞争因素、2020年由于调整收入确认政策导致两年营业收入规模均大幅下滑,毛利率也随之下降。”天润科技表示。

而在扣除这两家公司的数据后,天润科技的毛利率优势似乎已荡然无存。

据信披材料显示,扣除测绘股份和建通测绘的毛利率后,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毛利率水平在2018年至2020年分别为38.55%、37.84%和39.06%。

相比之下,天润科技2020年的毛利率仅为34.80%。

“如果不是加入了两家毛利率下降过快的同业,发行人的毛利率仍然是低于同业的,动态资讯News这说明最开始的毛利率对比披露存在片面性和随意性。”北京一位投行人士表示。

这或也反映出天润科技在选择同业可比公司时的“随意性”,而中介机构也未对这些同业可比标的进行充分的适当性确认。

问询“漏答题”拷问信披质量

作为天润科技的保荐机构,开源证券所暴露的执业质量问题不止于此——在二轮问询函的披露中,开源证券已遭交易所直接点名。

在第一轮问询中,交易所曾就天润科技的募投项目问题展开问询。其中,交易所要求天润科技及其保荐机构补充募投项目租赁产房落实情况,包括协议签订时间、租赁价格及费用等。

但是在第一轮问询回复中,天润科技仅回答了租赁房产的具体位置、大小等,但对于租赁价格、费用等避而不谈。

(一轮问询截图)

在二轮问询中,交易所直接就这一遗漏的问题进行了追问。

“遗漏回答关于募投项目的相关问题。请发行人未对首轮问询中问题19‘募投项目合理性’第(1)题中关于募投项目开展场地的租赁价格和费用进行答复,请进行补充披露,并说明公允性。”交易所指出。

至此,天润科技才披露了募投项目的租赁价格和费用,而若以其所披露的租赁总面积2127.58m2、租赁价格50元/m2/月计算,天润科技每个月的租赁成本则约为10.64万元。

(二轮问询截图)

乌龙之处也不只一处,天润科技的申报材料还存在数据前后不一致的情况。

比如,在第一轮问询中,天润科技称:“于田县农村地籍调查项目于2021年1月完工,2021年6月通过验收取得验收单”,但是其所对应的表格内容却是:“实际验收时间和收入确认时间为2020年1月”。

 事实上,在申报材料中出现漏答这一低级错误较为少见,而接二连三出现低级错误也容易使市场对企业的信披质量产生怀疑。而对于中介机构来说,信披质量低下也反映出其在项目的尽职调查工作有所欠缺。

一些投行人士指出,由于北交所项目募资规模较小,因此的确有可能存在执业过程中较为“粗糙”的现象。

“北交所还是出现了一些新三板市场的‘后遗症’,因为项目收入少,所以有的券商重视程度也低,才造成了一些项目的信披质量出现了问题。”北京一家券商投行人士指出。

在北交所设立前,监管机构便强调要压实中介机构的责任,严守信披的底线。

“实践中,对市值、财务指标、业绩波动等方面的包容,并不意味着放松审核,北京证券交易所发行上市审核严守财务真实性和信息披露充分性底线,压实中介机构责任,强化监管执法,把好公司质量关。”北交所董事长徐明曾对外表示。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