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展示
你的位置:海口秀英明新聚网络科技工作室 > 珠宝展示 > 抢矿的不只是“锂”,中国最大镍矿贸易商也开始“买买买” | IPO见闻
抢矿的不只是“锂”,中国最大镍矿贸易商也开始“买买买” | IPO见闻
发布日期:2022-08-08 01:05    点击次数:53

典雅的西餐厅里,一套不绣钢餐具是必不可少的,原本野蛮的切割牛排,都因为不锈钢叉变成了一种艺术享受。

而不锈钢叉子是用一种用含钴量不少于15%,含镍量不少于8%的奥马氏不锈钢制成的。

但也由于广泛用于居家生活,长期以来人们的眼中镍=不锈钢。

以至于2009年青山控股买入4.7万顷红土镍矿的时候,市场几乎没有什么反应。

直到三元锂电池的开发,人们才发现这种不起眼的金属居然可以给锂电池提供其所未有的能量密度。

于是一场抢镍大战开始了。

为了“抢镍”,宁德时代与LG两大巨头,纷纷斥重金买镍。

2018年4月,宁德时代通过子公司加拿大时代投资1500万加元参股北美镍业North American Nickel Inc,持股25.38%。

LG也在2017年11月向Kemco公司(韩国硫酸镍厂商)投资89.7万美元,获得其10%的股份。

另一方面锂电池的上游材料供应商,也不甘落后。

洛阳钼业在2019年11月公告称,拟出资7410万美元收购华越镍钴合共30%股权;中伟股份,直接引入青山控股子公司作为其战略投资者;杉杉股份也投资15.8亿在长沙投资建厂生产镍。

抢镍大战轰轰烈烈,各家公司市值也是跟随着各种镍矿公告起舞。

但是最大的镍矿贸易商却一直保持低调,没有参与这场资本的血雨腥风。

直到元宵节,这个合家团圆的节日,港交所的一纸披露,才让人注意到这家镍矿贸易商。

最大的镍矿贸易商

这就是宁波力勤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勤资源”),由蔡建勇于2009年1月创办,已于2022年2月15日向港交所递表,由中金公司和招银国际联合保荐。

截至最后可实行日期,蔡建勇(直接或间接)持有70.17%股权,其妻谢雯持有2.34%股权,Feng Yi(Feng Yi为公司收购的印度尼西亚矿企的母公司)持股20.00%,其余个别股东(多为公司高管)总计持股5.52%,员工持股1.97%。

在此处输入图片说明 图源:股权穿透图

力勤资源是一家镍全产业链公司,主要业务为镍产品贸易及生产,其次是设备制造与销售和其他业务,产品主要应用于新能源汽车、不锈钢等下游领域。

公司主营业务 图源:招股书

此外,公司还在上下游进行了布局,在下游其与宁德时代合资建立了三元材料生产商CBL;在上游与印度尼西亚公司共同开发红土镍矿。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在镍产品贸易领域,2020年公司的镍产品贸易量在全球排名前四,在中国排名第一,中国市场市占率约为27.3%;在镍产品生产领域,公司在印度尼西亚奥比岛布局的HPAL项目是全球技术最先进的镍钴化合物湿法冶炼项目之一,也是全球现金成本最低的镍钴化合物生产项目。

市占率排名 图源:招股书

力勤与其主要客戶之间都保持着长期稳定的销售关系, 伽罗APP官网近期还与格林美等三元电池生产商签订了长达7年的长期销售协议,华友钴业及金川集团亦是力勤的主要客户。

前五大客户 图源:招股书动力电池带动需求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镍矿消耗国,而随着电动车销量激增,镍消耗量还在持续上升。

按贸易量计算,全球镍矿贸易量由2016年的4170万吨增加至2019年的6600万吨,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6.5%。在印度尼西亚禁止镍矿出口及2020年新冠疫情的综合影响下,2020年出现了短暂销量下滑,预计未来几年全球镍矿贸易预期将会迅速复苏,到2026年达7240万吨。

全球镍消耗量则由2016年的212.2万金属吨增加至2020年的249.3万金属吨,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1%。预计随着未来电动汽车销量及动力电池装车辆的增长,镍消耗量将会上升到2026年的474.85万吨。

全球及中国镍消耗量 图源:招股书

目前市场上的镍仍然主要用于不锈钢产品中,不过随着新能源车销量的提升,未来电池特别是动力电池将成为全球镍消耗量增长的主要贡献者。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2020年,中国的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渗透率仅为5.8%,预计于2026年,中国的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渗透率将达到35.9%,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以销量计的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预计高达40.4%。

相较于其它类型的新能源动力电池,三元电池能量密度更高,续航里程更长,珠宝展示在近年来得到了广泛运用。其中,镍更是提升能量密度的关键要素,从523(镍、钴、锰占比)到622再到811,在所有三元电池中,高镍三元电池因为其镍含量更高而更具有优势。

根据高工锂电数据,按特斯拉Model 3电池容量为51.75kWh,正极材料的重量约为80kg,对应镍的重量就为65.57kg。

预计到2026年,中国高镍三元电池的渗透率将达到54.0%。而那时,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对硫酸镍的需求量预计将高达105.8万金属吨。

海外矿源难以稳定

随着新能源车需求的增长,过去几年,镍价也出现了持续快速攀升。

目前,镍价已经从2016年的每金属吨9595.2美元上升至2019年的每金属吨13913.9美元,2020年出现了略微下降,但随后又增至2021年的每金属吨18487.7美元。

镍价走势图 图源:招股书

公司收入主要来源于两部分:镍产品贸易与镍产品生产。

其中,镍产品贸易业务的镍铁销量由2019年的1.45万金属吨增加至2020年的2.07万金属吨。2021年截至9月底,已经达到1.89万金属吨。

但另一方面,与镍价强势的走势相反,公司的生产业务被各种因素困扰,有所滑落。

首先是质量问题。公司通常购买镍矿石原材料,然后再由自身加工制成镍铁,而镍矿石的镍含量很难确定。含镍量较低的矿石提炼成本高,得不偿失,大宗商品又无法像小件商品一样退换货,只能搁置。

其次是外国政府政策问题。印度尼西亚分别于2014年及2020年对红土镍矿实施出口禁令,导致公司无法再从印度尼西亚采购红土镍矿,而不得不从菲律宾购买红土镍矿。而菲律宾亦曾在2016年对红土镍矿生产企业实施了更严格的环保政策,以减少红土镍矿的开采和出口。

未来如果菲律宾政府对红土镍矿出口采取诸如印度尼西亚政府的限制措施,或出台更严格的环保政策以减少红土镍矿的开采和出口,公司的生产情况或将堪忧。

最后是新冠疫情。矿石开采需要大量的劳动力,由于印度尼西亚政府和菲律宾政府的限制政策,工程师和工人无法出入矿场,矿石开采受到严重影响。国际间人员流动的限制,也使得招募海外劳工变得愈发困难。

分产品销量和售价 图源:招股书

最终公司在2019年、2020年及截至2021年9月30日为止九个月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3.47亿、77.55亿及82.87亿,净利润分别为5.67亿、5.18亿及4.15亿,毛利率也持续下降,报告期内分别为10.9%、12.3%及9.3%。

在各种因素影响之下,镍价较低的19年反而成为公司营收和利润的高点。

合并利润表 图源:招股书押宝印尼镍矿

为了保证自己的红土镍矿供应,公司开始尝试直接建立自己的矿石开采基地。

力勤资源目前已相继在印度尼西亚奥比岛上建立了HPAL及RKEF两个项目,计划将在2022至2023年之间陆续投产,全部投产后预计将具备设计年产能为12万金属吨镍钴化合物)的生产能力。

但是因为新冠疫情导致的封锁政策,HPAL项目不得不被延期,尽管建设进程于2020年10月大体恢复,但是全球疫情的反复很可能再次推迟投产进度。

当地基建设施的不完善,劳工激进主义,外国及当地政府不断变化的政策、法规,都对HPAL及RKEF项目的未来建设带来风险。

一直处于拖延状态的HPAL及RKEF项目也给公司带来了沉重的现金流负担。

2019年、2020年及截至2021年9月30日为止九个月内,公司投资活动所用现金净额一直录得为负,分别净流出9.71亿、3.65亿及4.22亿。

本次募资公司也将重金投入到印度尼西亚的镍矿项目当中。

饥渴的下游产业链迫切需要上游镍矿石,公司未来镍矿全面投产之时,营收和利润势将再上一个新台阶。

本文作者:潘俊田,编辑:陈晨,来源:锂猫实验室,原文标题:《抢矿的不只是“锂”,中国最大镍矿贸易商也开始“买买买”》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